TXT小说下载网 > 诸神往事 > 第七十六章 站好队

第七十六章 站好队

    犬守夜冷冷地看着鹿为马,半晌朗声说道:“我认为鹿先生所言极为有理。略有不同的是,本人与众位兄弟同生共死,抵御外敌,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犬守夜的话掷地有声,也吸引了为众多的底层帮众的支持。

    此时,从园外陆续又来了不少各部的头领,至于为什么到即将落幕的时候才来,那只有天知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随着来人越来越多,鹿为马环顾一下,缓缓拿了出来一道令牌,对众人道:“我宣布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这里的掌事者了。希望大家尽力的帮助我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令牌不小,远超常规,足有一尺见方,似是一块整玉雕刻琢磨而成。玉质如凝脂,有青龙之影游动于其中。

    鹿为马立即催动内力,令牌瞬间闪亮数倍,龙游之姿更为清晰,更为威风。那龙颜色越浓,众人感受到的威压越强烈。那是一种使人臣服,使人膜拜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龙游天下令!”在场的龙游帮众人无不骇异。

    虽多数人都是各级头领,亲眼见过此令的人当然不在少数。但亲眼得见如此状态之下的龙游令,多数人都是首次,甚至有人把这当成一次祥瑞事件。

    犬守夜“哼”了一声,不屑地说:“鹿长老资历老,那没问题。可是我帮要发奋图强,没有一个强大实力的帮主可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但他刚刚说完,有一个高高个子黝黑面庞实力不凡的中层头领就就站出来说道:“夜大人,我承认您的实力强大,但帮主不是实力强的人就能管理好的,还需要非常丰富的管理才能,相信全帮上下都知道,这一点您还是欠缺的。所以暂时还是让鹿大人担当,以后等您熟悉了帮务管理,再担当掌事者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鹿为马冲着这个人点了点头:“东晗说的很有道理,非常深刻,我表示赞同。”这一句赞赏,简直定了东晗在龙游帮发展的基调。

    这人呢,想有发展,固然要抓住机会,最重要的还是要站好队。

    从这个方面看,中国祖先的生存智慧其实远远超过今天人的理解范围。比如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:

    良禽择木而栖,良臣择君而事。

    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倾巢之下,岂有完卵?

    不怕思想观念上犯糊涂,就怕跟人站队上栽跟头。你投靠哪个政治营垒,往往决定着政治家的人生命运。秦朝的开国功臣李斯,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早,在改朝换代的关键时刻,因为站错队而招致杀身之祸的高官。

    当面临历史的十字路口之际,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行;是踩油门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勇往直前,还是踩刹车悬崖勒马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;此刻的选择决定着你的人生命运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上错床,那是作风问题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收错钱,那是经济问题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站错队,那是政治问题。

    有时候,虽说不是时刻要站队,但也要随时准备站队,而且要能站对队。怪不得古人老早就掌握了官场“站队”的艺术,在两军相向之时,要迅速选择自己要站入的队列,要么告密,要么归顺,要么跟着胜者风光,要么跟着败者玩完。

    当形势所迫必须选择队列时,切忌模棱两可,拖延不决,以后两边都不待见你。站队不能只考虑眼前,要看长远;不能只看好的一面,要预计到最惨烈的结果;如果没办法作选择,站在自己原先的队列正确的概率要大。

    也大约是想及于此,犬守夜收起轻蔑的神情,重新思考这件事。这东晗实力不俗,而且刚刚与自己一并浴血奋战。此等人物都全力支持鹿为马,只怕即使自己拿到了掌权的机会,也会出现尾大不掉的情形。

    就如此放弃吧,还不甘心,且不说刚刚出生入死的战斗,即便以自己掌握甲卫的实力,就算当不成老大,高高在上,当然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东晗话音才落,附近不少中层头领都纷纷出言附和,而剩下的一部分则是爱理不理,这样的争权场面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。夹皮沟龙游帮的利益很大很大,是任何一个门派都不愿意放弃的。特别是这些担当高位的人,一般都是在帮内非常有影响力,心内早打的自己的好算盘,这次这个大蛋糕是不能轻易放手。

    好在,强大的竞争对手被对手干掉了。也看得出来,胡不归是不打算花费更多的法力来救他们了。大家都听得出来,不是救不了,是不想救;救一个帮众是举手之劳,救一个长老恐怕就得全力以赴。救了一个,下一个救谁,不救谁,都是大问题。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,胡不归说天意,大家也都明白。胡不归不想救,龙游帮的硕果仅存的两位大佬何尝想救人呢?平白给自己争权添几个对手,这事,打死也不能干。所以,他们也都选择相信“都是天意”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犬守夜眯着眼睛,轻声缓缓地说:“难道你们想要违背本长老的意思不成?龙游帮的帮规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一众中层头领也无话可说了,这的确是规矩。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破坏规矩了,以前也试过逼走一位长老的竞争者,最后还不是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东晗呵呵一笑:“就算一个别人,也有机会勉强坐上这个位置。可是没人辅助,一样没有任何作用。夜大师,那又何必为了一个没有任何作用的位置,得罪我们这么多人呢。说到底,甲卫毕竟还做不了行政工作。对吧?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赤裸裸的质问与威胁了,但这东晗说的话粗理不糙,犬守夜估计平时也习惯于这种说话方式,或者龙游帮这群人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小王看着这个场面,在理解方面还是有点困难。他感觉很奇怪,鹿为马与犬守夜居然冒着得罪对方这个高手,还有得罪虎王与胡不归的的危险,依然要保住龙游帮帮主这个位置。看来这个位置的吸引力的确很大啊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已经知道应该要怎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这样啊,你们不是还有一位龙帮主的哥哥还在世吗,为什么不推举他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龙在天?”鹿为马与犬守夜都惊呼一声。
亿万先生手机版